冷暖人间
发布时间:2019-01-02 23 来源: 互联网 浏览量:18

往事历历在目,走出大学仿佛就在昨天,然而却又像不是今生发生的事。三年,这三年真不知是怎么熬过来的。你真的憔悴了许多,心也累了。就这样辞职,虽然心有千万不甘,但又难以奈何。如此也好,没有黑夜黎明又有何意义?

拼搏奋斗,带着热情来到这里,无畏艰途。初到之时,不辞冰雪,什么事都强着做。但那时却又没什么可做的,一天就是坐在那里,要你学习,看别人操作。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。你不愿自己一腔热情就此冷淡在碌碌无为中,拼命补充自己,同时留心观察,去做任何你可以做的事,尽管你的领导竭力呵斥你。那种热脸贴在冷屁股上的心寒,是你进去社会中第一次尝到的挫败。但那是你的热情终归是没有消散,你熬过来了。

你带着一股学生气来到这里,也调过皮做过死。骑车技术本来就不好,还非要学人骑车时摇晃车头,觉得很刺激。学校的任性让你在这里好好上了一课。你那次摔了,摔的很惨,左手虎口出被撕开了一个恐怖的口子,去医院缝了三针。第二天上班,你跟你领导说要请假。你领导跟你说了一番大道理,都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话。这些话唯独在这里,你听得热血膨拜。于是你忍着疼痛做事。你的血浸湿厚厚的纱布,为了不让血沾到产品上,你撕下纱布,用纸巾包着,又浸湿了一块又块的纸巾。你觉得熬不下了,坐在椅子上思索着离开。领导拍拍你的背,一番鼓励。你也就无所谓自己的血汗了。你那几天愣是没有休息一分钟,真真的挥洒自己的血在工作。你熬过来了。

第二年过年前的二十八号夜里十二点多,你正在背着你的行李等火车。一年了,就回家这一次,你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。就在你的火车到来的半小时前,你领导催命的电话打来了,说要加班,过年怕是回不去了。你当然不愿意,自己父母期盼了一年,凭什么一个不相干的人一句话就要他们的期望落空?你领导说,好男儿志在四方,风光地回去难道不远远体面于落魄吗?是啊,父母在不远游,那只是小孝。大孝,就是等自己富贵回乡的时候,让父母在熟人面前长脸。当然,这只是你的说词,你知道这个电话已然要你今年回不去了。领导的脾气你已经很了解了,你坐在火车站,望着回家的车,挥手作别。回到孤零零的厂,面对孤零零的几个人。三十那天夜里,你哭了,那是你来到这里后第一次哭。因为你看到了苍白的父母冷清地面对着一桌热闹的酒席,还有一双空的碗筷。你终会回家的,那时定要加倍补偿这时的眼泪!你咬着牙下定决心!也终于还是熬过来了。

重复的工作,单调的生活,你似机械一般,用残存的能量运行写好的着程序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没有终点,因为你是机械,即便你觉得不是,但在这里,你注定就只能是机械,除非你坏掉。你不怕心的寂寞和劳累,你恐惧的是看不到终点,在披星戴月走得身心俱疲时,前方还是无尽的路。学生时代有一次,你带着满满的激情骑车游玩,顺着一条路走,从早上一直走到夜里。一路上,你并不觉得累,只是在望着夜幕下那条延绵无尽的路的时候,叹然而归。天黑了,就像那时一样,也差不多该回了。

看着写好的辞职信,你在心里想象。你的领导会怎样的挽留你,鼓励还是刺激。他会怎么去弥补你工作的空缺,亲力亲为还是从新开始培养。是否他也会在那个加班到夜深的时候,给你打个电话,寒暄你在公司的过去。他是否会在见个客户时,发现那人是你,眼里透露出半是后悔半是惊的神情……

你敲开领导的门,将辞职递到他手里。他在抽开钢笔盖的同时看了看,然后毫不犹豫签上自己的大名,将信推在办工座的前面,接着去处理其它的事。仿佛就是在处理一件平常事,整个过程行云流水。你呆呆地看着,老半天没反应过来,直到他催你离开。哈哈!!原来世事都是这般有趣,你昂首大笑。

你回头再看最后一眼你工作三年的地方,门前花草长得依然茂盛。你就像这些草叶,有你也不晓得花很红艳,没你也不显得花凄凉。你没来之前,这公司勃勃生机,你走了之后,这公司依然繁荣。你只是路上一颗可有可无的石头罢了!

但你还是感谢这地方,你实在见识到了许多,虽然他无所谓你的一切,感谢也变得多余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  www.partnerusu.com    版权所有   

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,文字、素材、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,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,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。

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您及时与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