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胎话题
发布时间:2018-12-17 01 来源: 互联网 浏览量:25

“只生一个好”。

计划生育作为国策,实行了将近有三四十年了吧。

国策对头,经济发展,百姓受益。

然老龄化社会提前到来,制约了发展,人员结构比例失调,用工荒开始出现。

国策适时调整,开放了二胎政策,真好。

可惜,我是赶不上这个趟了。

最近,同事,朋友,家人也免不了聊聊二胎话题,从中倒也发现了一些趣事。

话题一:

早晨刚上班,一个部门负责人打来电话,她那部门三十来人,有九个女工扎堆生二胎去了,严重缺员,要我想想办法。

我不由得打趣:你们部门员工响应国策的热情倒是蛮高嘛,应当给予支持啊。

打趣归打趣,但问题还是要解决一下的。

先应一下急,从其他部门抽调了四名员工,到缺员部门报到。

然后打报告给上级,要求招工。

上级回复:编制已满,不能招工,自行妥善解决。(确实,那些请产假的员工都占着编制呢。)

于是请示主管领导:能否编制外招几个工,应一下急。

领导考虑良久:现在经济形势不是太好,企业负担也重,若轻易招工,等那批员工产假上来,人员“富裕”出来了又怎么办呢。

想想也是。看来也只能“自行妥善解决”了。

华山一条路:作一个战前动员,多发点加班费。

话题二:

周六晚,我在书房玩电脑,妻与几个老姐妹在客厅热聊。顺便“偷听”了一下她们聊起的二孩话题。

甲:我是太想着抱孙子了。儿子儿媳说要生就得赶紧,乘我还有把力气,帮他们带孩子;连我那乖孙女也嚷嚷,想有个小弟弟和她一起玩呢。哈哈哈哈哈。

乙:唉!我女儿说不想生了,就一个吧。夫家经济条件一般,现在生个孩子到养大成人,成本太高,养不起啊。

丙:真是又气又好笑。那天晚上吃饭,我和女儿问外孙女,想不想妈妈再生个弟弟或妹妹,和你一起玩。小鬼头摇得拨浪鼓似的:不要,不要。我们问她为什么。她居然说:我可不想多个人跟我抢玩具玩,抢新衣服穿,抢钱花。要是你们喜欢弟弟,不喜欢我了怎么办。你们看看,才六岁的孩子啊。

甲乙:呵、呵、呵.....现在的孩子,真是厉害。(感想:当今社会,自私、唯“钱”是举,小孩子都被潜移默化了,心痛。)

妻的声音:你们都增辈分了。我是响应晚婚晚育,儿尚在念书,八字还没有一撇呢。

话题三:

丈人丈母均已八十开外,都有病,都不能自行照顾自己。

我照例每天去为他们做两顿饭,一顿中饭,一顿晚饭。

那天饭后,我照例在厨房洗碗。二老照例看一会儿新闻。

当播报到一则有关二胎话题的新闻时,忽听得老丈人一声歇斯底里:生得多有什么用啊。

我赶紧放下手中的活,前去安慰。老人依然满脸不忿,自言自语:有什么用,有什么用。

然后抓住我的手,好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

二老育五,两男三女。其中两个是政府高官,起码是局一级的吧,一个在外地做官,一个近在咫尺。

两个是生意人,一个身价几千万,一个前吃后空。

做了官,做了生意人,就顶忙的。外地的两三年来看望一次,一次不过两三天。本地的,三两个月来看望一次,一次不过二三十分钟。

我与妻不官不商,少有应酬,每星期去三两次,帮二老买菜做饭,洗洗刷刷。

不过那个前吃后空的,有时来得也顶勤的,嘴也甜,每次十万,八万的,到手了,就走了,隔一段时间,再来。

三年前二老都住院了,子女都到齐了。两官两商商量一下,嘱咐我:好在二老都有退休工资,我们忙,你平时多看着他们点就是了。

我这个女婿不会说话,比之他们又自惭形秽,唯有诺诺连声。

近四年了,两官两商不见了踪影。当然,过年过节,偶尔电话来一个也是有的。但每天的两顿饭必须是我去做的。我出差,妻只能去为二老做两碗面条。

手心手背都是肉。人老了,想子女,五个都想。

远的,我找也没用;那个前吃后空的,我不敢找,怕老人又要“大出血”。我只好去找那个近在咫尺的。

顶客气的,还为我倒了杯茶:你看,我一个人又是局长,又是书记,忙完政务忙党务;又要体现政绩,又要反腐倡廉;白天上班,晚上值班;一到五实在没空,周六跟星期天不是开会学习就是赶写材料。

我由衷的表示:你真辛苦。

她说:可不。现在做官不易,上面抓的紧。我是在党的人,政府的人,公家的人,实在是分不出心来。你看,过十分钟,我又要开会了。

我还能要求些什么呢。

我心里暗暗地对老爷子说:你一个老党员,老干部,能培养出如此一心为公,一心为民,大公无私的接班人,应感到庆幸啊,夫复何求矣。

我安慰二老:你大儿子最近好像生意做到非洲去了,太远,来不了;你女儿报纸上又公示了,年后又要升一级了,所以肯定特忙。你看,除了我们这一对,都顶有出息,还有什么不满足的。

丈母抹泪,老丈人会心的来了三两声苦笑。

话题四:

前几天去凑了个饭局(说明一下,非官非商,自掏腰包,应该不算违反什么规定)。

两杯酒下肚,几个大男人不知怎地也聊到二胎话题上去了。

我们这年纪,大多数都是一孩,个别也有两孩的。

一个在工地上管理材料的开始乱吹:这地方的人老实,只生一个,你看我们工地上,外来务工的,特别是云南、贵州的,起码两个,三个、四个的都有......现在想想,还亏得他们生得多,要不,谁来打工,谁来为工地建设添砖加瓦呢。

呵呵。在他嘴里,那些当年带头违反计划生育的人,现在俨然成了英雄,真是无稽之谈。

也有十分懊恼的:儿子是个愣头青,啃老族,专职打游戏,一年挂机花了十七万,据说游戏装备网上值二十多万,一年也“赚”了近五万,可惜没有卖掉。要是有个女儿该多好啊,贴心。可惜已经来不及了。总不能离婚,再去找个能生养的吧。

我一直在听,没有说话。

元芳,你怎么看。有朋友将我军了。

我思考了很久:我很后悔。

问:你也后悔。

我说:是的,我很后悔。我不该生他出来的,生他出来,让他受苦,这是我一生最大的错误,做父亲的,真对不起他。

我能给儿子的快乐实在是太短暂了,也就到学龄前吧。儿子该是像我吧,其实不喜念书,但书非念不可,还要佯装快乐,还要出成绩交账,我看得懂的,儿其实很痛苦,为了我们,一直在念书,到现在依然坚持,整整二十年啊,这痛苦我是受不了的。我对儿说:不能忍无须忍。但儿一直在忍。无非是要顾及我们的面子罢了。

儿心地特善良。从小如此,到现在也没一点长进。小时带他到菜场买菜,河蟹三十八元一斤,我还价到三十六元,买了三只。儿就不高兴了:你还价,那个卖蟹的阿姨不就亏本了么,怕阿姨亏本吃不上饭,并一定要我去把那两元钱的差价补上。儿为陌生人吃不上饭担心,我为儿如此的善良担心。

儿长大了。这次带他去旅游。导游照例带我们进购物店,一串木制手串要五六千,我看最多值二百,儿催促我们快买。我说购物店坑人的,其实也就值两三百元钱,所以不能被骗。儿心里又难受了:这个我也知道,可你不被骗,导游靠什么生活呢。儿担心得泪在眼眶里打转。我为儿的善良落泪。

心痛。儿总是小心翼翼,生怕伤害到谁。如今社会,职场有贪官,商场险又奸,欺诈成风,世风日下,当我老去,儿啊,你又该如何生存呢。

真不该生他出来,害他那么的痛苦,那么的担惊受怕,将来还要经受这生老病死的痛楚。后悔。

我的观点,让一众朋友面面相觑。有时,我真想去看一下心理医生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  www.partnerusu.com    版权所有   

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,文字、素材、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,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,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。

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您及时与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!